欢迎登录哝方便 免费注册
哝方便首页
购物车0
最新加入商品

购物车共0件商品

查看我的购物车

我的哝方便
关注我们
关注哝方便电商平台农产品商城二维码

《周恩来自述》第二章 东洋求学 记述一九一八(求学日记⑦)

《周恩来自述》第二章 东洋求学(二) 记述一九一八(周恩来求学日记⑦)

三月二十一日(戊午二月初九日丁卯)(星期四)气候:晴。提要:(修学)毋自欺,精一,寡欲;坚忍精进,预备工夫。

(治事)晨起读书,十钟蓬兄来自早稻田,谈至午间,铁卿来,交余以仁山来函,既去。吾偕蓬、山两兄食于青年会。遇河南王君,见卢、夏、李诸君。下午归,自做食物食。

(通信)接仁山信一,南开同学会明信片一;复仁山信

今天晚上,我忽然想起自己做饭吃,已经两个月了,总没弄个一样菜。今天是日本“皇灵祭”的日期,各学校都放假。我们中国人既然住在日本,也就人国随俗。跟着他们国民过这个节期。我今天既然没有事,不如做样菜自己吃,一半是有趣味,一半也算件工作。立定主意,于是立刻跑到街买了些肉、两个芋头、一片鲜鱼,打了清酱,买了葱,回来引起火就一锅儿慢慢地做起来。菜做着的时候,我打开梁任公所编《意大利三杰传》来念。这篇传记,我已经读过多少次,中间虽有多少错的地方,大概与英文、意文的传记差不了什么。我在西洋伟人传记中,最爱的是加富尔,所以每次读《三杰传》,心里头总觉有一番感慨。这次读这个传记,是我到日本来头一次。在日本有上半年的阅历,所以读的时候,感触的地方益发添了许多。

三月二十二日(戊午二月初十日戊辰)(星期五)

气候:早晴,晚风雨。

提要:(修学)世界进化,永无停止。

(治事)晨起读书。午间自做饭食,食毕至东亚得《校风》阅之。三钟至青年会访伯鸣,不遇。晚与山兄辩“进化论”甚详,复访伯鸣。

(通信)接乃兄来信。致季冲兄信一。

三月二十三日(戊午二月十一日己巳)(星期六)

气候:大风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接云弟信一,感慨甚多。午间读书毕,午餐。下午至东亚上课及单人教授处。晚归,复读。轮扉八钟来,谈少顷,去。读书至十一钟寝。

(通信)接云弟信一问凯片一、公孟信一。

四川同乡会定回国办法。

今日日本各报言:条约已于昨日午后调印于北京。

五月十八日(戊午四月初九日乙丑)(星期六)

气候:晴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草东游录数章,至青年会寻伯鸣,未遇。午后伯鸣、轮扉、冠贤先后来,既去。隔室谢君迁移他所。广西黄君继其后新至,与谈久之。

(通信)接述弟来信。

救国团发紧急通告催回国,同时又有他文一篇,亦与同其趣旨。

五月十九日(戊午四月初十日丙寅)(星期日)

气候:晴、雨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至冠贤处,人其新中团体,冠贤介绍的。八钟开会,至者有十数人,十钟事毕,留其处午餐。下午送冠贤至站。晚与山兄食于中国饭店源顺号。

(通信)接涤非来信。致琴翁老伯信一。青年会有署名“余偕亡”者,将“日本一”杂志所载《支那民性与豚性之研究》一文,公之于众。

有四五人发布《驳罪言》一文。

有传单组织归国演说团。

我今天在新中会表示我的入会意见,说了一大篇话。大概的意思是:“我们中国所以如此衰弱的缘故,全是因为不能图新,又不能保旧,又不能改良。泰西的文明所以能够发达的原因,是因为民族的变换,地势的迁移,互相竞争,才能够一天比一天新。中国的民族是一系的,地位是永据的,所以无进步而趋于保守。文化不进则退,所以旧的也不能保了。再说我们二千年的历史、思想、学术全都是一孔之见。泰东西的文化比较我们的文化,可以说新的太多。他们要是主宰中国,决不能像元、清两朝被中国的民性软化了。我们来到外洋求真学问,就应该造成一种泰东西的民族样子,去主宰我们自己的民族,岂不比着外人强万倍不止了么?所以我刚人这会,见着这个‘新’字,心里头非常着痛快。望诸同志人人心中存着这个‘新’字,中国才有望呢。”末后我又说了到日本求学的两大利害,一个是“主动的观察力”,一个是“被动的熏染力”。这两层意思说完之后,我说出两句要紧的话赠给大家:“哲学的思想,科学的能力”。

五月二十日(戊午四月十一日丁卯)(星期一)

气候:雨,阴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至青年会,见伯涛,与谈久之,出与就食于某北京饭馆。午后兰方来。晚间李石翘来习摄影术。既去,观黄远□遗稿。

(通信)接文珊,企云、信天信各一,霆轩先生信一。致述弟片一。

有自神户来电劝告:在东京学生速归。

淮阴人为周发荣呼冤发传单。

五月二十一日(戊午四月十二日戊辰)(星期二)

气候:晴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观报,整理书籍。午后往正金银行、《朝日新闻》社,二钟往伯鸣处与谈甚久。饭后归来。晚间至青年会,归来书信多封。

(通信)接霆轩先生挂号信一。致云弟、霆翁片各一,文珊、涤愆,涤非信各一。

救国团调查各省归国人数,至月底云可达三千。

救国团致书早稻田考试毕业考试者,劝其辍学。

我昨天从任白涛那里取来,黄远生从前的通信看了一遍,觉得他所说的元、二年的光景,于我的将来政治生涯很有大关系。

五月二十八日(戊午四月十九日乙亥)(星期二)

气候:晴、雨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书家信数封,往东亚取信,归来阅报。轮扉来。午后闷甚,与云弟等信连述禅弟事,心尤凄怆,郁郁不乐。晚饭后独自往神田剧场观剧解闷。

(通信)接四伯父、乃兄信各一,述弟信二,醒兄片一。上生父、四伯父、弌叔禀各一,致醒兄片一,云、述两弟信各一。

今天我心里头闷的异常,晚饭后一个人跑到神田剧场去观新剧,为的是解解闷儿。当着现在的家国艰难、友朋困苦时候,我那有心取乐也!不过是像“放酒高歌”的意思,出出胸中的烦恼吧。剧场中所演的剧,一出旧戏,一出新剧。新剧的内容还不错。我现在把他写下来:

剧名《波の鼓》。内情“某翁富而吝,生一子一女,女与邻居寒士叶山氏情颇笃。父不甚知,而女之中表清水氏,知其情,甚嫉之。一日,叶山来晤女。偶遗女所致彼情书于门外,为清水氏所得,乃与其党羽谋,将富翁家之“波の鼓”窃去,亦故落此情书于室。同时,且将鼓之表暗置于叶山家。翁既失鼓,呼人来寻,得女之情书。清水乃言,鼓必为叶山所盗。伊之眷女盖骗计也。翁信其言,禁其女与叶山来往,而告之于官。时翁之邻有侠士川村氏亦来翁家,颇言叶山氏洁,不为此。翁不信。川村怒去,携艺妓米杏过叶山家。值叶山氏母子被债主迫还旧欠,川村氏见状慨然代偿,艺妓亦颇助成之。叶山氏母子大感谢。正话间,忽睹案上有鼓皮一,大异。川村氏尤以为怪,严询叶山氏何为盗此。叶山力辩不知。适刑事来查,睹赃物,乃令叶山氏归狱。川村心知其冤,苦无澄白其被嫌。偶视席上,忽见有泥足印,乃大疑,嘱叶山母耐守,誓必探其实情。艺妓亦慷慨愿代侦探。比妓归多日,忽有清水氏之党羽来其地宴会,且请某骨董商至口其“波鼓”,妓闻信乃窃往听,知鼓确为富翁之物,遂急电告。川村氏赶来,捉其一,□其一。底情既得,叶山之冤,乃白。翁既知状,颇悔前非,斥其甥意欲与叶山氏续旧好,而不知翁女自叶山被诬后,伊乃与某男爵通。为叶山所知,誓口之,川村氏乃为艺妓媒,使嫁叶山氏。叶山感其义,乃首肯。某日叶山偶游郊外,忽翁偕其女亦来斯地。翁他去,女忽见叶山愧不自胜,求其恕,叶山不顾,去。同时,为其中表清水所见,云:将以此事诉之于男爵,使女无所容。女泣悔不答。男爵来,女直诉前情,愿男爵亦渐恶,女意欲弃之。不图,翁来见之大怒,以男爵辱其女,思与诉告。女益无地自容,乃窃刀出,至海边自杀。适艺妓经此,救之不使死。女不可,互相争,持刀误伤妓胸。女益悲,乃持刀向胸。而叶山、川村两氏忽至,急止女,益叹妓义。翁与男爵亦寻踪至,清水正于其时思来告男爵底情,见惨状,良心大现,持枪自毙。众闻声视之,乃知罪均在彼,嫌疑尽释。男爵携女,叶山氏携妓,遂各成夫妇矣。

五月二十九日(戊午四月二十日丙子)(星期三)

气候:晴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书信数封。下午轮扉来,告吾以子鱼今日行,乃造彼处送之至站。晚间独坐斗室,伤心国事、友难,颇不乐,乃至坊间购《留东外史》读之。

(通信)接乃兄、柏荣、剑帆、伯鸣信各一,致乃兄信

五月三十日(戊午四月二十一日丁丑)(星期四)

气候:晴。

提要:(治事)早起稍晏。午后接希天来书,随复去。四钟铁卿、开运忽自伊香保至,与谈久之。晚间至青年会聆艾迪演说心颇感其诚恳。

(通信)接希天信一。致希天、云弟信各一。

救国团劝不归者速归,切勿逗留,图投考一高。

上海全国救亡会发来警告。

今早生父以四钟行,往南京去。“昨事伤心方未已,今朝又复别严亲。”此情此景不知若何难受。孤单单既离吾家,又复远吾爱友,伤心之极不复再有言矣!

从怎页起直至十月二十五日,吾未尝提笔一记,此心之伤实历两月。每当月夕风晨、雨窗花前,吾心之念念吾家,想吾慧弟,尤难受也!(这段话从内容看是十月二十五日补记的。)

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:哝方便(http://www.nfboao.com/)

0条评论
收藏点赞
评论